當前位置:首頁 > 職業指導 > 職場資訊 > 正文
社保負擔遠重于個稅
作者: 時間:2014-12-31 閱讀:

近日,國務院副總理馬凱在應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專題詢問時表示,社會保險頂層設計面臨的問題很多,如養老保險繳費水平偏高,“五險一金”已占到工資總額的40%至50%,企業覺得負擔很重。但另一方面,現在基金收入增長幅度慢于支出增長幅度,這又是一個矛盾。

前些年,個稅負擔是企業職工關注的重點,2011年個稅起征點調整時,引起全社會大討論,最終從2000元上調到3500元。影響如此巨大的一項稅收,其2013年征收總額不過6531.53億元。相比之下,2013年全國五項社會保險(含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)基金收入就高達35253億元,是個稅的540%,其中城鎮職工的養老保險征繳收入為18634億元,占社保總收入近一半。

社保到底給職工帶來了多大的負擔?以上海為例,2014年公布的2013年上海市城鎮職工社會平均工資為5036元,一個月收入1萬元的員工,需要繳納的社保費率為10.5%,而該月需繳納的稅款為395元,遠低于1050元的社保繳費。員工一般還需繳納7%的住房公積金,總計繳費1750元每月。

同時單位還需要為該員工繳納費率為35%的單位部分社保和7%的公積金。以此計算,單位每月為該員工支付1.42萬,個人與單位部分的五險一金則高達5950元,分別占單位負擔總成本的42%,占個人稅前收入的59.5%,占個人稅后收入7855元的75.5%。而稅款占單位總成本、個人稅前與稅后收入的比重分別僅為2.8%、3.95%和5%,只有五險一金的6.6%。

如果工資恰好是上海平均工資5036元,那稅款不到20元,相比單位與個人總計2292元的社保與705元的公積金,連零頭都算不上。即使工資達到平均工資的三倍,達到社保繳納基數的上限15108元,稅款也僅為1238元,仍然不到個人繳納五險一金的50%,更遠遠不及單位和個人繳納的近9000元的五險一金。只有工資超高,超過5.2萬時,個稅才開始超過社保繳費。

對低收入人群來說,收入越低,社保的負擔越重。在上海,當工資低于平均工資的60%的時候,社保繳納基數凍結在平均工資的60%,這意味著,工資內剛好是上海最低工資1820元時,他的社保繳費和工資是3021元的人是一樣的,每月五險一金要繳529元,單位繳1269元。員工的稅后收入僅為1291元,拿的工資還沒有交的社保多,只有單位與個人繳的五險一金的70%,負擔比馬凱副總理所說的要重的多。

全國層面看來,只有粵浙閩三地的社保負擔要輕一些,廣東省的社保不僅費率偏低,最低繳納基數甚至可以以最低工資水平繳納,從實際執行來看,粵浙閩2012年的平均繳費基數分別為1373元、1990元、1519元,均低于全國的2590元。而平均繳費基數高于全國的,高達21個省市,這也意味著,絕大多數省市對單位與個人造成的繳費負擔都很重。

企業與職工是社會財富的主要創造者,政府出于支付當前已退休人員養老金和醫療保險的考慮,對在職職工征收較高的社保,雖然是現實無奈的舉措,但顯然是一種殺雞取卵的行為,較高的企業經營成本,會迫使資本從實體經濟(尤其是勞動密集型行業)中退出。這是近年實體經濟不振的原因之一,也惡化了就業市場,企業招聘員工日趨保守。

近年來滬粵等地意識到這個問題,開始降低社保費率,緩增繳費基數,但還遠遠不夠。這需要從中央層面尋找填補退休職工養老金虧空的新方式,摒棄當前掠奪目前在職職工的策略,改為國有股劃撥社保、降低養老金增速、延長退休年齡等方式,向多繳多得、少繳少得的積累制社保體系傾斜,平衡代際之間的社保平等。(聶日明

分享到:
來源:百度百家 | 關閉
浙江宁波彩票大奖